杨鹏:从安兰德看冯仑《决胜未来的力量》

  • 时间:
  • 浏览:0

  美国有一位当代女思想家,全名是•兰德,据说她的书在美国的发行量,仅次于《圣经》。她的核心观点,说来也很简单,她将人类历史的进步过程,说成是“商人+知识分子”集团战胜了“阿提拉(暴君)+巫师(教士)”集团的过程。再抽象或多或少,可是我“生产+知识”的力量战胜了“暴力+信仰”的力量的过程。安•兰德说:“职业商人和职业知识分子,这是蒙工业革命所赐,一起降生人间的两兄弟。两者有的是资本主义之子——一损俱损。但具有可悲讽刺原困分析的是,两者注定相互伤害。”我说正是可能这名相互伤害,安•兰德说:“迄今为止,创造者(指商人和知识分子)总爱有的是位于被历史遗忘的角落。除了少数几条短暂的时期,创造者都有的是人类社会的领导者和决定者,真是正是亲们的联合和亲们自由的程度决定了另另两个 社会繁荣和进步的程度。绝大多数的社会,有的是由阿提拉(暴君)和巫医(教士)统治的。”阿提拉用暴力进行统治,控制人的肉体,巫师用道德进行统治,控制人的灵魂。亲们并否是人结合在一起,就控制了财富的分配,从而把生产者(商人和知识分子)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用安•兰德的观点建立起另另两个 参照系,亲们再来看冯仑的《决胜未来的力量》,我说亲们能给冯仑的观点另另两个 定位。

  冯仑说:“从人类文明史的范围来看,可能从国民财富积累的层厚来看,领袖究竟不创造财富,这是另另两个 很有意思一句话题。我认为,历史的逻辑事实上是,领袖不创造财富。------这两百年,亲们记住和津乐道的是伟大的皇帝、领袖和亲们的传奇故事与丰功伟绩,却看不见财富的实际增长。”冯仑在此所用的“领袖”这概念,我看特指的是政治领袖。政治领袖当然不创造财富,亲们既不搞科研,又不从事生产,这本是常识,认识曾经的常识,本不须要上升到“历史的逻辑”曾经高的层次,假如有一天睁开双眼看看就行了。但奇怪的是,发现曾经的常识,把曾经的常识说出来,在现实进程运行运行中,似乎真的很不容易,可能即便到今天,这名常识并有的是人人看多多了。冯仑用“历史的逻辑事实上是”曾经的用语,暂且算夸张。从爹亲娘亲不如政治领袖亲的时代过来的中国人,要理解这点常识暂且容易。西方经济学家说:“政治是并否是交易成本。”伟大的领袖,真是就原困分析很大的交易成本。这名话,西方人比中国人懂。

  我已在前面建立了安•兰德的参照系,在这名参照系上,冯仑“领袖不创造财富”的断言,传达出了另另两个 商人对阿提拉的厌恶和蔑视。这原困分析哪此呢?原困分析习惯于跪在政治权力前的商人,开使英语 站起来了。可能说,心里我想要再继续跪下去了。我努力生产财富,提供税收,为哪此须要逼我跪着呢?没道理啊!商人有了道德感,这道德感来源于每个人是生产者,是财富的创造者。安•兰德说:“在任好久代和任何社会,都位于思考和工作的人,是亲们找到了生存的方法,发现怎么里能生产出生存所须要的精神和物质财富。可是我哪每个人的努力和实干,使各种寄生虫得以存活下去:阿提拉们、巫医们以及酒囊饭袋们。”

  冯仑还提到,“迷信关系办不好公司”、“垄断企业是纸老虎”,在我看来,一切关系围绕权力展开,一切垄断建立在权力庇护上,什么都有有冯仑等于在说,依附权力搞公司,不行。公司的长期发展,那末再依附权力,要每个人在市场中立起来。曾经的总结,恐怕对比尔•盖兹曾经的商人那末意义,他我说从来就那末想过要依附权力、依靠权力给予的垄断权来办公司,但对一位中国商人,尤其是一位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商人来说,实为不易。这也说明,中国商人不仅有了独立于政治权力的自觉,也几条有了或多或少独立于政治权力的现实资本。十年前,商人最喜欢炫耀的,可是我亲们认识某位某位领导,或多或少商人的办公桌上面的墙上,喜欢挂着与某位政府领导合影的照片(可能是电脑合成的也说不定),而现在,政府领导的照片从商人的墙上被挪走了,商人交往的可是我 ,已很少会听到谈起每个人与政府领导的关系了。时代变了,变得太快,权力掌控者仍然行使着权力,或者,亲们在商人心中的地位不可阻挡地下跌了。我说,就在我打这几行字的可是我 ,亲们又下跌了几寸。安•兰德说:“工业革命完成了文艺复兴的任务:它将阿提拉们从宝座上一脚踢开。”她说得过于偏激了或多或少,工业革命把君主一脚踢开了,但并那末把权力并否是踢开,可是我把权力由统治者变成了公务员,用法律好好管束了起来。安•兰德说:“历史上第另另两个 既不受阿提拉可是我受巫师统治,可是我由创造者们支配和创造的社会可是我美国。”看来,与美国商人和知识分子一样,中国商人也希望看多另另两个 由创造者支配的社会降临。

  冯仑说:“财富创造的过程是由良好的制度安排决定的,领袖可还里能 对这名制度安排施加影响可能起决定作用,那就那末是另另两个 财富的消费者和破坏者。”哪此是良好的制度?冯仑认为,这可是我还里能 利于财富创造的制度,要“由领袖崇拜变为制度崇拜”。也可是我说,好的政治领袖,可是我为财富创造提供良好制度保障的政治领袖。或者,“良好的制度”建立在哪此样的原则之上呢?由社会中的哪此集团和阶层来支撑呢?冯仑那末展开说,可能,他不愿展开说。安•兰德倒是说过,“生产者的自由程度,决定另另两个 社会繁荣和进步的程度。”按安•兰德的标准,职业商人和职业知识分子,是真正的生产者的代表。商人要自由贸易,知识分子要言论和出版自由,或者亲们都须要有参与公共事务的自由。安•兰德说:“资本主义一扫实际上的和精神上的奴役请况。它取代了财富的掠夺者和启示录的承办人——阿提拉和巫师的地位,而代之以并否是全新的人——财富的创造者和知识的创造者——商人和知识分子。”写到这,亲们还里能 回到冯仑所说的“良好的制度”上来,所谓良好的制度,首要的标准,可是我保护商人的自由贸易和知识分子的自由探索,曾经的制度,主要由自由工商业者和自由知识分子支撑。而好的政治领袖,可是我要将保障商人和知识分子发展的制度建立起来,曾经,社会财富总量就会上升,其它社会集团或阶层还里能 逐渐得以脱胎换骨,加盟进商人和知识阶层。安•兰德说:“另另两个 国家经济自由的程度,全部决定其发展的程度。最自由的美国,其成就也最大。”也可是我说,当另另两个 制度的原则可是我用法律来保障自由时,这名制度就带来财富的创造。一切打压和毁灭自由商人和自由知识分子的制度,可是我打压和毁灭财富创造力量的制度,曾经的制度,将把另另两个 社会拖向衰败和死亡。曾经的制度,有谁会喜欢呢?阿提拉、巫师以及渴求亲们恩赐财富的懒汉。阿提拉、巫师靠暴力和迷信来获取分配财富曾经的特权,亲们不要再从事艰苦的知识探索和财富的创造,但却还里能 过得比创造者更舒心和奢华。看来,“良好”是另另两个 空洞的概念,对不同社会群体和阶层来说,“良好”的标准暂且相同。冯仑并那末清楚回答的是,“良好的制度”靠谁的原则来安排?靠哪此社会群体的利益动力和价值取向来支撑?安•兰德在二十多年前,已替冯仑回答了。

  或者,面对中国的现实请况,估计安•兰德的回答暂且我想要放心。商人和知识分子,亲们就能改造并支撑起中国?亲们真是天天在膨胀,但相对人数还是少数。或者,亲们身上也是毛病成堆,亲们还那末清理干净旧世界在每个人身上泼上的屎尿。“商人和知识分子有着对阿提拉及巫师的一起恐惧和蔑视,但亲们却又相互对立。商人对所有的理论丧失信心,只贪图一时的私利,得过且过,不敢朝未来观望。知识分子则切断了每个人同真实世界的关系,玩的可是我并否是无益的文字游戏,不敢向过去张望。商人认为知识分子不切实际,知识分子认为商人不道德。或者,私下里,亲们都明白对方拥有他自身缺少的能力。”安•兰德曾经的说法,中放去中国的环境中,一样有效。或者,我说安•兰德根本想那末的是,现在的中国,那末任何另另两个 社会群体拥有所谓的信念和道德力量,知识分子队伍可是我例外,亲们都一起陷入了烂泥里。亲们在责怪别人肮脏的一起,每个人真是也是一身臭气,于是亲们有的是了大宽容。上面在腐败,下面在坠落,那末神经错乱者才以为每个人干净,或者亲们就很少见到冯仑希望出現的那种“时刻保持对社会及大众人群层厚负责的精神”。伟大的中国,在腐败和坠落中高速发展,岂有的是奇迹!我想要不得不思考哲人曾有过的断言:恶也在推动社会进步。或者,亲们我说也会有直觉,恶那末带来稳定与和谐。

  当然,亲们那末说《决胜未来的力量》代表了中国商人的普遍心态,但它的出現,说明中国已有商人在思考每个人的独立、对社会的责任、良好的制度、价值信念建设哪此什么的问题了,中国商人静悄悄的精神转型,正在慢慢位于。有时,当另另两个 人讲责任的可是我 ,真是等于是在讲权利。正在讲责任的中国商人,是希望用今天的责任来支撑未来的权利,这当然是好事。或者显然,阿提拉、巫师、商人、知识分子间的搏弈和自我调整,还将艰难地进行下去,战斗正未有穷期!有的人会继续肮脏下去,或多或少人我说有可能洗清每个人。或者我还是相信,无论有几条污泥和恶臭,就大方向而言,安•兰德肯定那末说错,冯仑也肯定那末说错。

  注:以上关于安•兰德的引文,出自《新知识分子》,安•兰德著,新星出版社,5005年4月版。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