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勤:我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疑惑——记朱永嘉先生

  • 时间:
  • 浏览:0

朱学勤:我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疑惑——记朱永嘉先生的相关文章

朱学勤:我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疑惑——记朱永嘉先生

  1976年10月“怀仁堂事变”处于,我在陇海线有一有有有有一个山沟里当工人,每日里,只见军车东下,直奔上海而去;文件西来,声讨“上海帮”密谋暴动,一定要彻底外理。此前盼文革垮台,已有数年。但听那先 文件传达,改不了的文革腔,以文革否定文革,看不并能多大希望。 过后听第二批文件传达——“反革命暴乱”如保被“粉碎”,倒觉那   更多...

乱评“文化大革命”

近几年来,为“文化大革命”翻案与摆功评好的文章不少。其他同学从改造传统文化的高度分析伟大领袖为那先 要发动“文革”,其他同学从反官僚集团的集权统治的高度对“文革”进行肯定,其他同学从大民主与言论自由的高度来对“文革”进行揄扬,诸那末类,煞是热闹。有好事者,针对目前贫富极度分化,贪污腐败盛行的局面,宣扬要再来一次经济上的“文化大革命   更多...

吴远鹏:李慎之先生论“文化大革命”

(一)今年(2006年)春节放假后上班的第一天,给你收到了北京李伊白女士寄来的《怀念李慎之》(续一、续二)两本书,想到李慎之先生逝世机会两年多了,这段时间以来,此人 虽然仍然阅书(报)不断,但却那末再都看像先生一样思想深邃、文字畅美的文章,后辈学人或许在学理的论说并能 够做到非常科学、规范、严谨,但却那末先生那种历尽风雨苍   更多...

郭建:杰姆逊与文化大革命

近年来国内小量译介西方后现代、后殖民、和第三世界文化理论,一时“后”风突起,并吹出有一有有有有一个“后新时期。”乍看起来,这“后”风似乎源于西欧,假道美国,一路吹过太平洋。对于后学近期在中国的兴起和发展,美国文化理论家杰姆逊所起的作用是无庸置疑的。长期以来,杰姆逊对中国尤为关注。一九八五年秋天,杰姆逊到北大讲学,次年他的讲座记录译   更多...

储成仿:“文化大革命”的有一有有有有一个教训

“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给亲戚亲戚并不是 人 带来的历史教训是沉痛的,同时也是深刻的。回顾建国后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分歧与“文虎大革命”的发动这段历史,“文革”的悲剧虽然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渐逝远去,但“文革”所留下的痕迹给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带来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在此,笔者认为,亲戚亲戚并不是 人 有必要从以下有一有有有有一个个方面吸取教训。1、实施政治体制改革,推进   更多...

在美国听“文化大革命”课

甫到哈佛,正是新学期的开始。各类课程、讲座的告示,贴满了校园。学生们背着书包,夹着厚厚的课本、讲义,个个行色匆匆。整个气氛既紧张又有条不。当然在这纷忙景色中最能吸引我注意的,还是哈佛如保进行有关当代中国的课程。事有凑巧,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原主任麦克法夸尔教授的“文化大革命”课在1月底正式开讲。于是,我并不是 “陌生客”便也   更多...

文化大革命的动机和理论准备

历史上的并不是 重大事件总和并不是 历史中的并不是 此人 结下不解之缘。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经常和孙中山联系在同时。俄国十月革命和列宁不可分割。提到中国文化大革命,就不机会不提到毛泽东。实际上,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的关系,要比前面提到的有一有有有有一个关系要扎紧密、更直接并不是 。文革的来源、理论和动机,在很大程度上,要从毛泽东进入六十年代以後对社会主   更多...

丁凯文:陈伯达与“文化大革命”

陈伯达并不是 名字与中共的发展史和“文革”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现今40多岁以上者总要会感到陌生。陈伯达在“文革”初期曾被周恩来誉为“亲戚亲戚并不是 人 党的最好的理论家”,周称赞陈是“最善于发挥、善于阐明毛泽东思想,使亲戚亲戚并不是 人 得到统统好处”的中共理论权威。[1]陈伯达曾是毛泽东长年的“笔杆子”,“文革”之初被毛泽东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组   更多...

"文化复兴"对抗"文化大革命"

几乎与大陆发动\ 文化大革命\ 同时,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启动了\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 ,使得如今台湾四五十岁的知识分子,其国学程度平均优于同龄的大陆知识分子。1966年,大陆展开了\ 文化大革命\ 。很少为人所知的是,大陆这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对隔着海峡的台湾总要深刻的影响--这也不 与\ 文化大革命\ 反其道而行的\   更多...

文化大革命中的地下读书运动

以其反文化特征闻名於世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常常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焚书坑儒”的呼告流传於文字记载之中。虽然,这是并不是 何必 全面的历史错觉。就其全过程而言,文化大革命是一场顺从与抗争,幻灭与追寻,疯狂与觉醒错综交织,相互转化的政治思想运动。颇具讽刺意义的是:“焚书”的结果是激起了一代青年人倍增的读书欲望;反文化的悖论是造就   更多...

丁学良:“文化大革命”也不 形形色色的人相互报复的革命

一位美国老太太的提问这相当于是在1987年的暑假,哈佛大学的几位资深教授(其中包括本书献辞的对象马若德先生 Roderick MacFarquhar 和以研究中华民国史著称的柯伟林先生William Kirby),应邀赴美国西海岸旧金山地区的哈佛校友会作系列学术演讲。此乃哈佛的传统,在校友集中的北美洲的中心城市,每隔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