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世联:“地下”与“地上”——读熊向晖《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

  • 时间:
  • 浏览:0

  星星之火得已燎原,与一批“战斗在敌人心脏”的情报人员卓有成效的工作分不开。仅周恩来直接领导的,删改都是李克农、钱壮飞、胡底“前三杰”和熊向晖、陈忠经、申健“后三杰”。熊向晖长期在胡宗南身边从事情报工作,为保卫延安做出了特殊贡献。“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法 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先看了了。”(熊向晖,1999:61)49年后,他从“地下”转到“地上”,或者 他有过“地下十二年”的经历,在周恩来领导下从事外交工作,但其具体作为仍有深层的机密性,因而其回忆录《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有特殊的阅读价值。且熊曾获美国大学的硕士学位,善写文章,不但内容经得起推敲,措词也极谨慎。

  1、名门

  为革命冲锋陷阵的多为农民出身,不过无论是引进外来意识社会形态还是组织行动队伍,革命的主要领导大多是知识分子,从“一大”到“五大”,知识分子在党的领导层中处于了绝对多数。然而,什么知识分子大多是底层出身,他们不或者 在现存秩序中求得出头,或者 还不都还可以 革命以求翻身。与国民党比起来,共产党人与旧中国的正统文化和社会制度实在较少藕断丝连的拉扯。

  革命者与革命对象还不都还可以 有一定的内在关联,不要 不要 派进国民党实物做地下情报的人要有相当的士绅气,要不需要都还可以 适应他的工作对象,这可是熊向晖为周恩来选中打入胡宗南部的原困 。1936年年底,董必武对熊说:

  针对胡的特点,恩来提出十2个 ,要出身名门望族或官宦之家,年纪较轻,仪表不俗,公开的政治面目不左不右,言谈举止有爱国进步青年的气质,知识面较广,记忆力较强……(熊向晖,1999:7)

  熊的父亲是湖北高等法院的庭长,原来姐姐和原来哥哥删改都是念大学。在当时的中国,算得上的“官宦家庭”。胡宗南喜欢另原来的出生,也许是或者 他实在现存的秩序或者 给什么“官宦家庭”的子弟提供了出路,他们不要 去闹革命。或者 是另原来,说明胡宗南太不了解革命文化了:革命远远不可是穷人的事。或多或少坚定的革命者可是名门另原来,甚至杨度另原来的晚清遗老和国民党要员如傅作义、陈布雷的女儿,什么“不肖子孙”都被抛弃了他们所属的家庭和世界。在或多或少人道德上,他们“自毁前程”,自我牺牲,确具崇高感。但他们参与的革命在彻底破坏了他们厌恶的现实另原来,是与否创造了原来更为公正而合理的社会秩序,删改都是不还不都还可以 讨论的,从而历史对他们的崇高道德应当有更全面的考量。

  国民党是执政党,属于“右派”,但像胡宗南另原来的党国大将,喜欢的人却是不左不右或里边偏左,这删改都是可是或者 国民党另原来是革命党,或者 19150年代蒋介石也以恢复革命精神为号召,同时也说明,国民党不像或多或少革命者“宁左毋右”那样“宁右毋左”,它的妥协与软弱,使不或者 有三根强硬的政治路线,并原困 失败。

  胡宗南或多或少人不要 名门另原来,作风艰苦,性格坚忍。黄埔时与贺衷寒齐名,“文有贺衷寒,武有胡宗南”;1932年击败红四方面军后在陇东南进行了一系列社会改革,名扬全国。范长江去访问他时,他正像原来伙夫一样站在北风呼啸的破庙里,只穿了一件陈旧的单衣,身上裸露出来的皮肤都长满了冻疮。晚餐时或者 范的到来才加了一份木须肉,第十天,范为他照相时,他才穿上他最好的一件大衣。可见或多或少人的品格是比较好的。周恩来一度认为胡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比陈诚出色,内心爱国,倾向抗日。1939年熊向组织汇报时也指出:胡抗日积极,倾向进步,对我很信任,有时还同我同时学习唯物论、辩证法。(熊向晖,1998:7—11)胡确有尊重知识、欣赏左派的一面,不要 不要 他信任熊向晖,客观上帮助熊顺利地获得包括1947年进攻延安另原来重要的情报。

  2、“县办大学”

  1947年初,胡宗南禀蒋介石“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意旨,要熊向晖起草占领延安后的“施政纲领”,并提出“不要 骂娘”,要比“共产党还革命”等原则。熊提出的要点有“实行政治民主,穷人当家作主”,“豁免田赋三年,实行耕者有其田”等等。其中最具远见的是:

  普及教育,村办小学,乡办中学,县办大学。(熊向晖,1999:39)

  没法 说这种 设想是熊精心设计的,但它肯定符合胡宗南另原来的国民党的胃口。无独有偶,十年后的“大跃进”中,教育革命也是原来方面。1958年4月的武汉会议上,毛泽东口出豪言:“缘何农村没法 办大学?15年普及,15年提高,150年普遍办大学,每乡办原来大学。”(李锐,1999B:1502)刘少奇在八大二次会议的报告中要求:“扫除文盲,普及小学教育,逐步地做到一般的乡删改都是中等学校,一般的专区和或多或少的县有高等院校和科研机关”。(李锐,1999C:287)柯庆施在这次会议上提出在15年更多或多或少时间内,“不但每个专区、每个县都办了大学或专科学校,在广大乡村中,也都办了大学或专科学校。”(李锐,1999B:361)客观上他们都重申了11年前熊向晖所拟的纲领。显然,国共两党都意识到中国教育的贫乏,都把普及教育、县办大学作缘何会理想之一。当然,共产党总爱比国民党强。毛的号召一发出,或多或少省就或者 决定,一定要在15年内普及大学教育。河南省登封县发出“全县办大学”的号召,十天之内,全县就办起44所“红专大学”;而同省的遂平县原来月内建立了“三级办学”的新体制:全县10个公社共办红专综合大学、半耕半读红专大学、水利、工矿专科学校、业余农业大学570余,学员10万多人。(李锐,1999C:297—298)普及教育,甚至是普及高等教育,是现代中国的课题之一。但胡宗南根本没法 或者 搞它的教育普及,如果的“教育革命”则成了革教育的命。

  相同的不止什么。150年代初,包括胡宗南在内每项具有理想主义精神、刻苦清廉的黄埔军人鉴于日本入侵在即、国民党腐化堕落的现实,发起成立“蓝衣社”,其理论家之一刘健群指出:“他们的党现在似乎对群众的愿望变得毫无兴趣,党不仅变得远离群众,或者 在或多或少地方,国民党简单直被群众的痛恨。”“党的混乱、党的软弱无能、党的颓废,或者 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丁三,1503:90—91)蓝衣社领袖贺衷寒率先提出、而后为蒋介石接受并提倡的“第二期革命”的主要内容是:“削藩”以统一国家、重整军备以抗战、禁烟、反腐败、复兴农村;蒋介石为复兴社拟定的“宗旨”包括:革新教育、开发实业、调剂劳资、统制工商、平均地权、扶助耕农、唤起民众、注重道德、崇尚礼仪、创造武力、夭志劳动、誓服兵役、恢复领土、还我主权。(丁三,1503:206)“第二期革命”的主旨是重塑国民党作为革命党的形象和灵魂,实在这种 中国化法西斯主义的革新工程未得善果,但其口号不要 没法 国民党人在用。从1958年如果开始了,毛泽东就对革命精神的日渐衰退表现出深层敏感,“文革”前夕甚至认为一大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删改脱离了群众,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不要 不要 要发动群众“反修防修”。“文革”的理论基础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目的则是要建立原来纯而纯的革命政权。晚年的毛泽东总爱认为,一次革命不补救疑问,“文革”要七、八年就来一次。德国学者埃里希·奥尔巴赫发现:“在所有的历史参与者身上,动机真可谓五花八门,或者 没法 用简而化之的依据 制定出宣传口号——其结果是,不要 不要 情况汇报下,敌对双方还不都还可以 使用同原来口号。”(奥尔巴赫,1502:22)

  3、国民党的昏馈

  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12年,搜集了若干重要情报。国民党在这方面的失察、麻痹你以为荒唐得还不都还可以 。1947年10月,熊的联系人之一王石坚在西安被捕,李克农非常担心熊的安全,周恩来却指出:“王石坚的事,是下面保密局系统的人搞的,蒋介石不需要马上知道。从戴笠起,沿下来的郑介民、毛人凤,都同胡宗南有太粗 的关系,他们唇齿相依。胡宗南删改都是压住。王石坚没法 供出他们三人的真实身分,那当然好。实在供不供,无关重要。……即使王石坚招供,胡宗南也会让保密局保他的驾。他删改都是爱护谁,是为了他或多或少人,共产党员在他身边没法 多年,还带你去打延安,保荐去美国,这件事捅出来,蒋介石饶不了他,同他有矛盾的陈诚什么人更会落井下石。我估计胡宗南心里有数,必然压着顶着,不敢声张,删改都是回应。对另原来的事,我很重准头。”(熊向晖,1999:150)结果确如周公所料。

  还有更荒唐的。1991年1月7日如果开始了,熊在《人民日报》海外版连载《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一文,删改披露他在胡宗南身边的情报生涯。理所当然地,此文在台湾引起了震动。《传记文学》转载了熊文后,第五十八卷第五期又发表赵千方文章,揭发出原来充分暴露国民党昏馈无能的事:1973年,台湾“国防部”在编《胡宗南上将年谱》时,还以保送熊等赴美留学为胡的功绩:

  公以胜利后建设万端,需才孔亟,…… 由公以节余经费,派员出国留学。 ……陈忠经(翘)、申振民(健)、熊彙荃(向晖)……等十七人……留学美国。(熊向晖,1999:70)

  陈、申、熊三人被周恩来称为中共地下工作的“后三杰”,“他们隐藏八年为共党立下大功另原来,胡长官又在抗战胜利后同时栽培他们到美国去留学。或者 原来人才会应学‘胡儿语’,19150年另原来才还不都还可以 在中共外交界一展身手。” “‘后三杰’案1947年10月为政府破获,此三人均在美国,奈何不得,倒也罢了。但25年另原来,国防部为表扬胡上将事功,编年谱时仍将‘后三杰’姓名列入,不知是失察?还是因三人化名改名的关系?抹黑胡上将竟或者 而留下历史的文字纪录,此段文字本可补救,殊堪一叹!”(熊向晖,1999:69—70)

  对比周恩来安排熊向晖时的精详严密、滴水严密,真没法 不使人感到:是国民党或多或少人葬送了或多或少人,或者 在失败多年后还没法 好好总结反省。

  4、原来疑问

  1955年4月11日,参加亚非会议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包用的印度国际航空公司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空中爆炸起火,机身坠入海中。熊向晖回忆了他参与补救此事的过程。但有原来疑点没法 交代清楚:

  第一,3月中旬,中央情报部门或者 获悉国民党特务要利用这次会议暗害周恩来;4月9日晚,外交办公厅获悉特务要破坏代表团所乘的飞机,与此同时周恩来从昆明就此作了指示。这说明,事发前中方或者 知道特务要炸飞机。或者 说4月11日下午周恩来在昆明已得悉特务行动的具体计划或者 太晚了话语,没法 对4月9日晚的情报是还不都还可以 有充分的防范的。根据周的指示,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董越千转告香港新华分社和代表团,要新华分社即告香港当局保证安全;次日上午欧非司副司长张越约见英国驻华代办处参赞艾惕礼作了交涉。

  什么补救显然缺少具体落实的环节,英国政府也好,香港当局也好,究竟有没法 按照中央的要求切实防备,都没法 专人跟踪,当然就不或者 万无一失。更为奇怪的是,周恩来事后发现:“12日外交部的声明并未如实表达10日上午张越同艾惕礼的谈话,而张越的这种 谈话又与9日晚昆明长途电话传达的总理紧急指示不符。”(熊向晖,1999:120)高级官员的什么失措是令人惊讶的。正如张治中说的:“蒋介石在军事上、政治上都远远删改都是共产党的对手,……在情报上他也远远删改都是共产党的对手。”(熊向晖,1999:61)缘何这种 次让他们阴谋得逞了?只要周恩来乘这驾飞机,损失岂非不可估量?

  第二,熊作为周恩来的代表赴港补救此案,8月18日回京后,周恩来在北戴河,要熊先向外交部汇报:

  汇报时,……乔冠华首先说:“克什米尔公主号”案件不需要汇报了,这事拖的不要 ,参照8月13日给英国代办的备忘录,由外交部发原来声明就还不都还可以 如果开始了,或者 报告了少奇同志,少奇同志或者 同意。也许:少奇同志尊重外交部的意见,但这总理亲自补救的,……应该先报告总理。这删改都是不尊重少奇同志。(熊向晖,1999:149)

  这里的疑问删改都是周恩来与刘少奇在如果开始了此事上或者 有不同意见,可是乔冠华讲话时流露出的不耐烦的态度。这事实在拖得不要 ,或者 这删改都是一件小事。丧生的8名中国人地位实在不高,但他们是以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的身份乘机的。这是同时“美国和蒋介石的特务机关蓄意制造的谋杀”案,(熊向晖,1999:119)针对的是中国政府;香港当局在补救时与中国政府也删改都是积极战略战略合作的。在这种 情况汇报下,乔冠华缘何实在“这事拖得不要 ”了?

  5、远见和无奈

  二战风云人物之一的英国蒙哥马利元帅1961年9月再次访华,或者 是出于对这位二战统帅的信任,也或者 是或者 蒙在欢迎宴会上发表了对中国友好的讲话,不要 不要 周恩来指示“放手让蒙哥马利看”。

  蒙这次访华似乎是很重关心毛泽东百年另原来的中国。在西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7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