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台二号】四中全会后,看中央权力结构变局

  • 时间:
  • 浏览:0
摘要:法权重要性的提升和对宪法解释的强调,也将使人大摆脱“橡皮图章”的尴尬,人大的立法、监督作用将落到实处。

在亲戚亲戚你们眼巴巴看着新华社那断断续续的微博播报中,四中全会《决定》全文终于揭晓。你这一 万六千余字将奠定未来法治中国建设的新格局。与三中全会类似于,《决定》全文的力度远超预期;制度设计和安排,亦是具体可行。

中央层面的决定,影响的是整个中国大局。解读这份全文,或可“入乎其内”,法子这150多项内容,条分缕析,逐条解读;才才能 “出乎其外”,跳出《决定》看《决定》,冷眼看客,高空解读。

闲话过多说,进入正题。这份解读采用的是第二种法子,不解读具体的条文,可是我根据《决定》来看未来的权力型态变局。

一般来说,政治权力型态有纵向型态和横向型态之分。

先来看纵向型态。纵向型态中,在我国,最重要的型态是党政型态,也可是我执政党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苏联在一国率先建成社会主义之后,奠定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党国型态,即党政合一。我国基本上也沿袭了苏联的你这一 模式。在50年代曾短暂跳出过党政分离的改革,不过又太快回归到了党政合一的政治体制轨道上来。

党政合一,最大的疑问是党何如领导。换言之,最大的疑问全是党要何必 领导行政,可是我党何如领导行政。前者,按照四中全会的说法,是宪法予以确立的。四中全会,以宪法出场处置了党政合一的法理基础。而后者才是这次全会要处置的重点。《决定》确认了党的领导法子,即“依法执政”和“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依法执政”是要求党的领导才能 系统进程化、规范化和制度化,要按系统进程办事,针对的是“一把手”说得算的漏洞。“总揽全局、协调各方”是要求党在领导上,主可是我政治领导,把方向、把政治,针对的是以党代政。对党政关系的哪些规定,将让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疑问得到纠正。

纵向的第八个方面是央地关系,也可是我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划分。才能 看看《决定》的具体内容。在立法上,要求立法涉及重大体制和重大政策调整的,才能 报党中央讨论决定;党中央向全国人大提出宪法修改建议,依照宪法规定的系统进程进行宪法修改;法律制定和修改的重疑问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向党中央报告。在执法上,要求强化中央政府宏观管理、制度设定职责和必要的执法权。在司法上,司法权早在之后就已界定为中央事权。

说了很难 多,一言以蔽之,可是我要强化中央权威。事实上,在改革进入“深水区”阶段,“硬骨头”要啃,“险滩”要涉,很难 足够的中央权威,改革是很难 落实下去的。一起,中央的权力也何必 很难 约束,你这一 约束可是我法,也可是我说,即使中央要推进改革,也是要按规章、法律来办事。从纵向型态来看,中央将承担更多的法治责任。与之配套的财税体制改革,按照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配套的原则,或有之后强化中央财政收入。

再从横向型态来看。四中全会将立法和司法提到了一定的高度。与立法权相对应的,是人大。人大将成为主导立法的核心机构。立法权重要性的提升和对宪法解释的强调,也将使人大摆脱“橡皮图章”的尴尬,人大的立法、监督作用将落到实处。

而司法权,被公检法三家共享,外加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在退出政治局常委之后,一度被外界视为降格的标志。实际不然,在不少地方,政法委仍由党委副书记兼任,仍属于常委。可是我政法委书记与公安局局长,两者不再由同一人兼任。这次四中全会明确指出“政法委员会是党委领导政法工作的组织形式,才能 长期坚持”,更是肯定了政法委的作用,确认了政法委在地方不需要降格,亦不需要归还,可是我工作重点有所转变,不再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可是我主抓政治。而公检法三家,则将拥有更大的独立性,在独立取证、办案、审案方面,之后受到保护。

政府方面,行政权力约束很难 紧。从权力清单,到责任清单,四中全会以中央决议的形式确认了行政体制改革的方向,即: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责任才能 为和公开透明;前者使权力有了明确的目录法子,而后者则使得监督更为严格,问责更有针对。

另外有一一八个多值得关注的是政协。与习近平在政协的讲话相呼应,《决定》要求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建设”。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政协的作用之后增强。(文/林亦辰)

(本文为“金台二号”独家授权海外网发表,如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海外网”)

关于经济走势、时政局势及其它热点话题,金台二号还有更多精彩分析。敬请关注。


【评论专题·聚焦四中全会“依法治国”】

《决定》为宪法撑腰:党纪更严,国法更高

揭秘中央全会决定起草细节:起草组吃自助餐

《决定》为啥着重强调“依宪治国”?

关前门、堵后门,反腐大戏有的看

(责编:邱天人、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