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颐:让“周森锋”成为新制度的“符号”

  • 时间:
  • 浏览:4

  周森锋是幸运的,人人羡慕的清华大学硕士,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湖北宜城市副市长,妻子也是清华大学硕士,且在襄樊市人大常委会担任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但周森锋又是不幸的,不可能 是“中国最年轻市长”,他立即成为全国舆论的焦点,遭到外国网友 见面质疑。他刚刚的学习情况汇报,论文水平、是不是 涉嫌抄袭,他刚刚的工作情况汇报,他和夫人双方完整的“家庭背景”,他夫人担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选拔过程是不是 公正……甚至连他抽烟的品牌、在乡村视察时曾要别人打伞等等,要是暴露在公众肩头,事无巨细,被外国网友 见面披露殆尽,几无当时人隐私可言。

  然而,在他当时人的“不幸”肩头,却有更深、更应注意的社会函意。

  公众对周森锋的广泛质疑,表明公众对当前干部选拔、任命制度的严重不信任。在当前吏治非常不佳情景下,我们对原本这么年轻的人的“火速”升迁,本能地认为其有“特殊背景”。官员的升迁、任用是吏治最基本制度,也是吏治最重要的内容,当公众对你你你这个制度大表不信时,官员威望自然难高。官员这么威望,后果必然是执政者公信力低下。公信力不高,其他“治理”必然困难重重。孤立看公众对周森锋的质疑,有关部门不可能 会认为“没道理”,但插进吏治大背景下,觉得是“理所当然”。公众对周森锋任命的强烈质疑,再次释放出对官员任用制度不信任的强烈信号,惟愿有关部门角度重视你你你这个信号的“预警”作用,切莫等闲视之,当你你你这个信号被一次次忽略时,最终会酿成大祸。

  平心而论,外国网友 见面这么对待周森锋确其他“不公”。他的论文或有作假之嫌,但现在其他官员,从高到低,学历纷纷掺假;不少官员连课前会 去上,要当时人的秘书“代上”,所谓论文亦多是他人代劳;不可能 级别足够高,甚至由学校“代写”,种种造假远超周森锋。其他官员衣食住行的标准远远超过当时人的收入,周森锋的“超标”不可能 难以望其项背……

  然而,从制度变革的角度来看,对他当时人的你你你这个不公却有不可能 成为“制度公正”的刚现在开使。制度变革通常有并是不是法律法律依据,并是不是是全盘性整体性变革,另并是不是是渐变的自然演进。第二种法律法律依据,即渐变的自然演进,往往通过其他细小的偶然事件触发。这次周森锋被网络彻底“曝光”,说明在网络时代官员任用前可不不可不可以 最充分地公开。觉得,管理学中著名的“鱼缸”法则说的要是你你你这个道理。鱼缸是玻璃做的,透明度很高,不论从哪个角度观察,缸中之鱼的情况汇报都一清二楚,无处藏身,而官员应当如缸中之鱼被公众“观赏”(监督),一举一动,观众都清清楚楚。现在网络如同“鱼缸”,倘若不刻意屏蔽,“鱼儿”都将清清楚楚向世人展现。现在,是有关部门将你你你这个偶然事件规范化为“正式制度”的刚刚了,将外国网友 见面的主动变为官员主管部门的主动,撤掉种种屏蔽。各级官员的任用,从最高领导到基层官员,都将这么彻底地公开、透明。要从政为官,就要牺牲当时人的隐私。这是吏治严明,铲除腐败最基本、最有效的法律法律依据。

  不可能 让“周森锋”成为铨叙制度改革的“符号”,一桩偶然小事,将成为意义深远的大事。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收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669.html